齐白石与毛泽东争画记

发布时间:  2019年10月04日 17:53:22 作者:  有空看历史

毛泽东和齐白石都是湖南湘潭人,一位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一位是世界文化名人,两人互相尊敬,互相关心,结下了深情厚谊。他们时有书信来往,互赠礼品,也有“争画”的时候,很有趣。

配图

配图

建国伊始,齐白石曾十分用心地为毛泽东制作了两方印章,分阴阳文刻写了“毛泽东印”,用宣纸包好,托人送入中南海。毛泽东收到印章之后,很喜爱,不久便在中南海设下宴席,请郭沫若作陪答谢白石。

三位老朋友久违重逢,自然免不了热情问候。不一会儿毛泽东端起一杯酒,向齐白石微笑着说:“这杯酒,是感谢白老为我作画。”齐白石一怔,“我什么时候为主席作过画?”毛泽东说:“喝了酒,您就晓得了。”

毛泽东让秘书把画拿来。这是一幅全绫装裱的纵幅国画,上面画着一棵郁郁葱葱的李子树,树上落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鸟,树下伫立着一头憨厚的老牛。

齐白石见画后很惊诧,因为这幅画是他练笔时的“废品”。他有个习惯,为别人包画时,常常扯过一些没用的宣纸做包装,可能一时没留神,给毛泽东包印盒的时候,把它用上了。

齐白石请求将画收回,再画一幅,毛泽东不答应,说:“我喜欢的,就是这一幅嘛!”

齐白石急了,他一甩长须站起身说:“主席再不应允,我可要抢了!”郭老走过来,说:“白老这件墨宝是送给郭沫若的,要想带走,应当问我!”“送给你的?”齐白石更觉不解。郭老得意地说:“这不,画面上标着我的名字嘛!”画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字,齐白石望望画,看看郭老,猜不透他的意思。

郭老笑笑说:“您这树上画了几只鸟?”齐白石向画上扫了一眼“五只”。“树上画了五只鸟,这不是我的名字吗?”郭老说“上”、“五”两个字的时候,加重了语气。齐白石一捋长须大笑起来:“好!郭老的号正是尚武,您真是诗人的头脑哇!”

“且慢!”毛泽东一挥大手,“没看见画上标有本人的名字吗?快快与我松手。”“您的名字?”这会儿轮到郭老发愣了。毛泽东说:“请问,白老的李子树画得茂盛吗?”“茂盛。”“李子树画得很茂盛,这不是敝人之名讳吗?”

郭老双手一拍,“妙哉妙哉!画上果然署有主席的大名!”齐白石却被闷进了葫芦罐儿。郭老对齐白石说,“当年红军决定撤离延安时,主席面对将要离开的延安说,离开者,得胜也。于是主席又取了另一名——李(离)得胜,后来果然得胜。”齐白石明白了,也乐了,“如此说来,拙画还有点意思。那么,劳驾二位在卷首上赏赐几个字,如何?”

郭老递过毛笔,要毛泽东先写。毛泽东接过笔就写起了他那龙飞凤舞的怀素体:丹青意造本无法。郭老一看,明白了,这是借用苏东坡的句子:“我书意造本无法。”毛泽东稍动了两个字,就变成称赞齐白石的了,而且如此精当,真是出手不凡!郭老的思维也够快的,他略一思忖,接着写道:画圣胸中常有诗。这一句也了不起,原本是陆游的句子:“此老胸中常有诗。”郭老也改了两个字,使它与上句成为一联,而且对仗工整,一丝不苟!

齐白石喜出望外:“二位大家这样夸奖白石,我可要把它带走啦。”毛泽东看看郭老说:“两位政治家斗不过一位艺术家呀!”三人哄堂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