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平邦:一个天真女神的现实第二春

发布时间:  2019年10月02日 00:06:06 作者:  有空看历史

司马平邦:一个天真女神的现实第二春

女的叫杨天真,男的叫郑现实,你听这名字,就能想见这俩人的个性差距究竟有多大,剧中暗表,他们虽是大学同学,不过当年一只是天鹅,一只是蛤蟆,根本打死也会靠到一起。

所以,这部叫《天真遇到现实》的剧集若被那些大学期间连一次恋都没谈过的兄弟看了一定会很爽,老话说,不怕你今天闹得欢,就怕你明天拉清单,大学毕业多年之后,在一辆公交车上,分别离婚之后的杨天真和郑现实相遇了。

中年男女的恋爱虽然也有许多种,但曾经失之交臂的两个大学同学重新开始恋爱,那种感觉一定是不与寻常,这中间会有多少可以想像和不可想像的内容,若不是身在其中估计难以体验――其实,我也是我对这部高收视的《天真遇到现实》的剧集不满意之处所在,这对男女从相遇,到相爱,再到第二次组成家庭,似乎“同学”这个本该弄出更多景色的元素起的作用太少了,而直接由这个引子带进了那种琐琐碎碎而又滋滋味味的小生活里。

生活啊。

当然,我说的那种同学之间的爱情,还在于对女主演陈数既有的习惯认知,总觉得她一直是方艳芸,是黄依依,是白流苏,所以,现在,又把《天真遇到现实》看上瘾,我真觉得自己现在认识的明明是两个陈数,两厢距离至少有十万七千里远。

关于演员的演技,总能听到“挑战”这俩字,他们挑战自己的过去定位云云,但看《天真遇到现实》里的有一点儿陌生的陈数,说实话真没法用这两个字来概括,因为她为了杨天真已经褪去表演感,褪去文艺腔,褪去淑女范,踏踏实实地站在地面上表达――而不是表演――那个叫杨天真的年近中年人生并不很幸运的女人的快乐第二春,平易,简单,弱势,真实。

跟陈数演对手戏的是戏骨林永健,在电视里林永健几乎演过所有你可以想见的中国世俗男人,他的风格是固定而强烈的,而且,为了能有所突破,他甚至开始不现实起来,戴上时尚眼镜,穿上时尚衣裤,甚至让这个郑现实看起来比十多年前演出《和平年代》时都要年轻得多――这需要与之搭戏的陈数有足够定力,一点一点从林永健身上分化观众的注意力。

个人觉得,杨天真这个形象可以打动观众的成功之处在于真实,接地气的真实。

尽管有过方艳芸和白流苏的无比华丽,但这次显见陈数又至几乎不在乎个人形象的表演,比如从始至终,杨天真女士几乎没有穿过裙子,一律是朴实的七分裤,杨天真女士从始至终更没有什么大开大阖的跳跃性表情,一律随遇而安的姿态,杨天真女士从始至终也没有什么或有哲理或有激情的台词表白,直让人觉得这部剧里,虽然她名叫“天真”,其实是最最“现实”,比林永健饰的那个郑现实还要现实得多。

但这丝毫不影响剧集播到一半,观众们已经把“看杨天真”当成这部剧的代称了,也丝毫不影响,这个中年的杨天真在某些中年男主里会暗暗激起涟漪:如果有一天,给我们一个遭遇当年那个梦中情人的机会,如果她真的很不幸也落到杨天真的境况,我是不是有第二次的机会?

1989年,梅格·瑞恩和比利·克里斯托合作了一部叫做《当哈利遇到莎莉》的爱情电影,片中的两人虽然不是大学同学,但那段感情也一样经历了十多年的耽延与默契,那是部看过数遍又难以言尽的爱情电影,之所有难以言尽,也许是在看到它时我们自己也还很年轻。

现在,看到这部从中国城市生活里长出来的《天真遇到现实》,才稍稍明白白了些许关于生活、爱情,和人生的一些“真谛性”的认知,比如杨天真平凡生活里的淡定,其实才是一种大智慧,她与郑现实看似巧合相遇、相爱和结合的默契,其实才是一种大幸福。

愿老天爷能保佑每个杨天真都遇到他们的郑现实。